柴扉舊

叶橙 ‖ 虾

*回家那天晚上一顿龙虾吃得很开心 摸个鱼当叶修生贺了
*ooc

1.

    “今年夏天吃到的第一只虾,是你剥了壳扔进我碗里的。”

2.

    五六月之交,暑气腾腾压来,正是龙虾肥美之际。

    “来来来,吃夜宵了啊,麻辣小龙虾,快点快点。”陈果两手满满当当地提着塑料袋走进训练室,冲着面对电脑的几排人招呼。

    方锐魏琛率先大呼“老板娘万岁”地冲了过去,苏沐橙此刻正开着视频播放器寻找新出的电视剧,听到龙虾立马两眼放光扔下鼠标,却被旁边的叶修逮个正着:“急什么,先洗手去。”

    等苏沐橙双手湿答答地坐到餐桌上时,自己的碗里已经出现了一只白胖的龙虾肉。

    还有比别人剥龙虾给自己吃更幸福的事了吗?不存在的。

    苏沐橙嘴里一边塞着虾一边含糊不清地数落给自己剥虾的人,期间不忘伸手去拿桌上的龙虾:“叫我洗手结果你自己不去。”

    叶修腾出一只剥虾的手给她看:“我戴了一次性手套。”

    苏沐橙刚拽下虾尾巴,听到这话喀嚓一声咬在虾壳上,剥完壳哎呦一声把虾甩到叶修碗里:“我这个虾没剥好,让给你了。”

    兴欣众人表示一脚踹翻这盆狗粮,我们有龙虾,靴靴。

3.

    苏沐橙突然想起她第一次吃龙虾的情景。

    那是第一赛季的事了。

    叶修敲了敲苏沐橙的房门,待小姑娘蹦蹦跳跳来开门的时候朝她亮了亮拎在手上的塑胶餐盒:“喏。”

    “这么晚吃夜宵我会长胖的,”苏沐橙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开开心心地接过餐盒,歪头瞅着透明塑料壳里的红色物体,“这啥这啥。”

    “龙虾,晚上队里聚餐吃的,味道不错我就打包了一斤回来,”叶修低头换拖鞋,一抬头见苏沐橙已经揭开了塑胶盖子,“哎哎哎,先洗手。”

    没吃过龙虾的苏.穷人家孩子.沐橙备觉新鲜,用筷子戳了戳红艳艳的虾壳,发出感叹:“这么硬啊。”

    叶修觉得有些好笑:“是啊。”

    苏沐橙继续做无用功地戳着虾壳,抬头对上叶修不明所以的眼神,瘪了瘪嘴:“我不会吃。”

    叶修一愣过后很干脆地从盒里捞出一只虾:“不会没事,哥教你。”

    苏沐橙忙不迭凑过去,两眼直溜溜地盯着叶修剥虾的动作。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捏住虾头和虾身干脆利落地一拧,虾的头尾便分了家,连带出一大块橙黄色的虾黄;叶修又捏住虾尾一拧一扯,连扯出一条长长的白线。

    苏沐橙举手发问:“这是什么?”

    “虾线,虾的排泄物都在里面,”叶修手上不停,捏住虾的侧面,听到断裂声后十分轻松地剥开虾壳,蘸过汤汁之后递到苏沐橙嘴边:“张嘴。”

    “啊~”受到投喂的苏沐橙笑得像只餍足的猫,“好好吃!”

    “会了吗?”

    “我试试。”苏沐橙也捞出一只龙虾,学着叶修的样子拧断虾身扯下虾尾,却没见连带出虾线:“怎么办,我不要吃排泄物。”

    “没事,先剥开再把虾线挑出来。”

    苏沐橙使劲捏了捏虾身,壳没裂开,汁却溅了自己一脸。

    苏沐橙仰头看叶修,一脸怀疑人生。

    臣妾一介弱女子真的做不到啊??

    “……用牙咬也可以。”

    眼看着苏沐橙龇牙咧嘴地对付一个龙虾壳,叶修觉得有点惨不忍睹:“苏沐橙大小姐,你以后千万别在外面吃龙虾,否则你的美少女人设就要崩塌了。”
   

    千辛万苦剥开一只虾,虾肉却因为剥虾人的粗暴对待近乎分崩离析,苏沐橙捧着虾用眼神向叶修求救。

    “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自己剥的虾,哭着也得吃下去,”叶修敲敲桌子。

   苏沐橙默不作声地把虾送到叶修面前,讨好地望着他。

    四目相对,苏沐橙那湿漉漉的眼神让叶修有种看见了自家小点的感觉。

    一秒。两秒。

    叶修认命地低头,吃下那几乎不成虾形的龙虾。

    苏沐橙满意地收回手,挑了一只又大壳又红的龙虾放在叶修桌前:“看来我是没有什么剥虾的天份,那么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妥,又捡了一只自己开始剥,“算了我还是练练吧,也不能一直让你给我剥。要是剥得太丑了我就给你吃。”

    叶修震惊了两秒钟,心想到底是谁把这姑娘带得如此脸厚心黑(不是你自己吗???),然后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宠她了,听到后面又有些心软:“吃吧,我给你剥。”

    一盒龙虾吃下来苏沐橙的剥虾技术并没有明显好转,其实这也怪不得苏沐橙,她剥虾的速度要比叶修慢好多,叶修往她碗里扔了两三个虾她才能把一个并不太完整的虾肉塞进叶修嘴里。

    因此,当叶修把最后一个虾剥好放进她碗里并问“会了吗”时,答案毫无悬念。

    “不会,”苏沐橙回答得理直气壮,“所以以后还是你剥给我吃吧。”

4.

    “那你以后每年吃的第一只虾,都被我承包了。”

评论(6)
热度(125)
©柴扉舊 | Powered by LOFTER

可以關注 但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