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扉舊

一个想不出名字的叶橙

*一个脑洞 没忍住结果写了一堆废话
*极度ooc



    叶修从浴室出来时苏沐橙正坐在他的电脑前看着新播的电视连续剧。电脑屏幕的亮光反射在苏沐橙的身上,凝成缕的发梢一滴滴地往地板上滴着水。

    叶修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从床头柜里拿出吹风机,站在苏沐橙身后:“不是跟你说了洗完头要吹干么,这样容易感冒的。”

    苏沐橙目光炯炯地盯着屏幕,手却摸索着向后拽住叶修的睡衣袖子,语气里带了点撒娇的意味:“知道啦知道啦,看完这集就吹。柔柔睡着了我怕吵醒她,一会就在你这里吹啦。”

    叶修盯了苏沐橙的背影片刻觉得拿她没辙,认命地打开吹风机先给自己吹干头发,吹完一看,这一集竟然还没播完,电脑也被苏沐橙霸着,叶修索性帮她吹起头发来。

    苏沐橙发质良好,顺滑而有光泽。叶修有一搭没一搭地吹着她的头发,吹着吹着目光便落到她优美白皙的颈脖和弧度精致的下颚上,恰巧此刻电视剧正播到男主壁咚了女主,两人鼻子之间的距离正在慢慢缩短,苏沐橙身子也微微向前倾,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

    叶修坏心大起,偏头在苏沐橙的脖子上落下一个吻,沐浴过后的少女气息清新,瞬间充盈了他的鼻腔。叶修一个没忍住,牙齿轻咬在苏沐橙的肌肤上。
    
    苏沐橙只觉一阵电流从脖子一路蔓延到全身,忙不迭转过身瞪着叶修:“叶修你干嘛!属狗的啊!”

    叶修瞟了眼电脑:“光看干嘛,实践一下呗。”

    苏沐橙恼羞成怒地作势要捶他:“人家是嘴对嘴……”

    叶修立刻微笑:“嘴对嘴我也不介意的。”

    敌军过于流氓,我方招架不住。苏沐橙吃了个哑巴亏,摸摸颈子上被种草莓的地方,小眼神十分幽怨:“我明早怎么出去见人啊……”

    叶修十分配合地伸出脖子:“我赔你一个。”

    苏沐橙磨牙,叶修那神情明显是肯定她不会做这种事,她越想火气越大,不知怎的就伸手勾住叶修的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咬住他的脖子……抿嘴的那种。

    叶修愣住,清晰地感觉到苏沐橙松开嘴之后还意犹未尽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惹得他战栗不已。

    苏沐橙快速地抽回手,趁叶修还在分神的时候丢下一句“我回去睡觉了晚安”便逃之夭夭了。

    叶修飘忽的目光移到还亮着的屏幕上,男主已将女主横打抱起,转身进入卧房,留下短促的“嘭”的关门声。

    真可惜。

    叶修摸着脖子如是想。

    *

    “哎哟老叶,你这脖子什么情况啊?”方锐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响彻兴欣的餐厅,旁边魏琛一脸“我懂的”的猥琐表情看着戏。

    “猫咬的。”叶修十分淡定地伸手抓餐桌上的油条。

    “啧啧……”方锐正想继续调侃,又听见楼梯边陈果的声音:“沐沐你起……你的脖子?”

    “…………狗咬的。”睡眼惺忪的苏沐橙突然想起脖子上还有这么个定时炸弹,支吾片刻朝叶修这边投来恨恨的目光。

    叶修老神在在地吃着油条,无视从四面八方投来的内容各异的视线。

    偌大的兴欣餐厅此刻异常寂静,突然魏琛拿出手机大声说:“老夫来查一查猫和狗杂交生下来的是啥品种。”





*为什么不开车?因为我没有驾照啊!写个种草莓我都殚精竭虑了 开车大概要j尽人亡了(x

评论(17)
热度(168)
©柴扉舊 | Powered by LOFTER

可以關注 但没必要